短文网

微型小说 热门小说

鬼王夫君夜敲门苏荷谢景渊 阴婚盛宠鬼王夫君夜敲门免费阅读

时间: 2021-08-16 18:28:11  作者: 短文网 

《阴婚盛宠:鬼王夫君夜敲门》小说又名《相公,救命之恩情来报》主角苏荷,谢景渊,作者玛丽那个苏。苏荷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噩梦会变成现实,她竟然成了鬼王的新娘。这一切是家人的阴谋,可是她无法反抗。见到她的鬼王夫君谢景渊,被他宠的无法无天,苏荷觉得自己也很幸福!

然而我们这边的动静,还是被地窖里的人听见了。

“谁!”

鬼王夫君夜敲门苏荷谢景渊 阴婚盛宠鬼王夫君夜敲门免费阅读

一声厉喝传来,我听得出,这是唐唐爸的声音。

我靠在墙边,紧紧地抓着身边那人冰凉的手,此时此刻,也顾不得他是人是鬼了。

黑暗中,他似乎回握了我的手,与我的五指紧紧地纠缠在一起,给无助的我增添了几分力量。

我的心脏,也在无意识的、砰砰的跳动着。

我一直以为那是紧张害怕导致的,直到很多年后,我才知道,那种感觉,叫心动。

我左手按着心脏,等心脏的跳动渐渐慢下来后,才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着。

然而那人直接越过我,走在了前面。

“哎……”我小声的喊了他一声,从他手里抽出自己的手,顺便抓住了他的衣角。

黑暗中,他语气淡淡,“我不叫哎,我叫谢景渊。”

“当然,我更希望你叫我夫君。”

“你!”刚升起来的那点好感,瞬间消失不见。

他轻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带着我继续在黑暗里往前走着。

不过几步的距离,就到了一扇门前,隐隐的,我还听见了唐唐的挣扎求救声,我按奈不住,伸手要推门。

谢景渊却拦住了我。

他缓缓地伸出手,推开门,眼前一下子亮了起来,我从他身后钻出来,看见里面的场景,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房间中央,摆放着一口黑漆木棺,上面还扎着白色绸带和花团,而唐唐,正在被她爸妈往棺材里推。

“唐唐!”

我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声。

这一声惊动了唐唐的爸妈,她爸爸看见我进来,把唐唐往棺材里推的动作更加迅速了。

“苏苏!你别管我,快走!”而半个身子都在棺材里的唐唐,还在一边挣扎,一边叫我快走。

但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丢下她一个人!

“你们在干什么!你们要把唐唐怎么样?”我刚要跑过去救唐唐,就被谢景渊拦住,“先别过去。”

“这是我们家的事,你少管,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唐唐妈扭过头来,狠狠地威胁我。

而就在这时,棺材发出“砰砰”的几声响,整个棺木都开始震动起来。

“啊,误了吉时了,一定是大人生气了,求大人饶恕!”唐唐的爸妈跪在地上,对着棺木的方向磕了三个头,“请大人饶恕我们,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新婚妻子……”

听见他们的话,我顿时愣在原地,全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凉冰凉的。

棺材、新婚……

曾经经历过阴婚的我当然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我顾不得危险不危险的,疯了一样的冲过去,想把唐唐从棺材里拉出来。

就在我刚刚抓住唐唐的手的时候,一只冰冷而坚硬的手,从棺材里面,慢慢的伸了出来。

我拉唐唐的动作,也停顿了一秒钟。

仅仅只是一秒钟的功夫,那只黑青的手、连带着胳膊,还有整个人,就完全的,从棺材里出来了。

与谢景渊不同。

出来的这只‘鬼’,脸色黑青,一双眼睛腐烂的几乎只剩下眼窝了,嘴角两侧,还长着几颗长长的獠牙,要多可怖有多可怖。

眼看着那只鬼就要抓住唐唐,一袭白影闪过,谢景渊手中的折扇,轻轻松松的削断了那只手。

手掌掉落在地上,散发着阵阵黑气,没多会儿,就化为了一堆白骨。

我难以置信的看向瘫倒在地的唐唐爸妈,“你们居然把自己的女儿送给这样的鬼东西?”

“不,大人发怒了,大人发怒了!是你们,是你们惹怒了大人!你们该死!”

唐唐的妈妈说着,就向我扑过来。

我拉着唐唐往旁边一躲,胳膊一下子撞在棺材一角上,疼得我眼泪都要出来了。

“苏苏,你没事吧?”唐唐着急的要看我的胳膊。

“我没事。”比起我的胳膊,眼前这个大麻烦,明显更棘手。

“那是……鬼?”唐唐声音颤巍巍的问我。

一旁嫌弃的看着手中沾染了腐肉的折扇的谢景渊开口说道:“不是鬼,是僵尸。”

唐唐差点儿没晕过去。

“唐唐,别担心,我们会没事的。”我扶着她,说着话的时候,心里也相当的没谱。

就在这时,那只僵尸又冲着我和唐唐所在的方向扑过来。

我刚要拉着唐唐躲开,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我们身边的唐唐妈抓住了脚腕。

“你松开!”我踹了两脚,也没能踹开她。

“妈!”唐唐绝望的哭喊着。

那僵尸扑过来的一瞬间,我也顾不得自己会不会受伤,一把将唐唐推开,自己闭上眼睛迎了上去。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我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睛,只见谢景渊正站在我面前,手中折扇展开,拦住了僵尸。

“僵尸不死不灭,但他既然是从那棺材里被放出来的,里面就一定有克制他的东西,我挡着,你去找。”他的声音十分冷静。

有了他,我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踹开唐唐妈,连滚带爬的扑到棺材边,终于看见那棺材里,贴着一张符咒。

我揭下符咒,着急的问谢景渊,“是这个吗?怎么用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天灵灵地灵灵?”

我一股脑的把脑海里记得的电视剧中的咒语全部念了出来。

那边,谢景渊似乎用腾出来的一只手按了按脑袋,“贴到他身上。”

“啊?”

“啊什么啊?”他对我的茫然有些不耐,“动作快一点,迟了,你朋友这阴婚,就要成了。”

“哦哦!”

听到这句话,我顾不得害怕,从背后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个僵尸。

然而,那僵尸好像察觉到一般,停止了对谢景渊的攻击,猛地转过头来,黑青腐烂的脸正对着我。

“啊——”

我再次睁开眼时,自己的手正把那张符咒按在僵尸脸上,腐烂的肉一碰就掉,恶心的我赶紧伸回自己的手,在半空中抖了好半天。

“啊,大人……”唐唐的爸妈似乎还处在震惊之中。

我走过去,抱住唐唐,“我们先出去吧?”

“我爸妈还在这里呢。”唐唐不愿意走。

正在我为难的时候,谢景渊开了口,“他们只是被这僵尸的意志控制了而已,现在僵尸已经再次被封印,明日午时,他们就会恢复神智了。”

听到这话,唐唐才放了心,跟着我出了地窖。

堂屋里,我拿毛巾擦了一把湿漉漉的脸和头发,才小心翼翼的向谢景渊道谢:“刚才谢谢你帮忙啊。”

要不是他,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救唐唐呢。

他原本正漫不经心的看着外面的雨幕,听见我这话,忽然转过身来,目光直直的注视着我:“既然要感谢,是不是要拿出些诚意来?”

我被他盯着,忽然回忆起之前在地窖里,我们双手交握的场景,顿时觉得,我的手心都在发烫。

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的:“你、你想要什么诚意?”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