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网

微型小说 热门小说

功德印青衫烟雨小说 功德印最新章节阅读

时间: 2022-11-30 03:56:30  作者: 短文网 

《功德印》是作者青衫烟雨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苏临安牧锦云,全文讲述了千年前一代女魔头苏临安身死道消,千年之后,曾经的女魔头再度苏醒,却发现自己寄身在一柄破剑之中,与此同时,一枚不知来历,神秘无比的功德印出现在了苏临安面前,为了真正获得重生,她不得不开始引人向善,积攒功德的道路,谁知道自己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一个坏的人神共愤的坏蛋,让这样的人向善?苏临安觉得自己还是去死吧!飞蛾励志网为大家免费提供功德印全文免费阅读地址。

“把老东西扔下去,小的留下。”张洛衣扫了老头一眼,漂亮的丹凤眼中冷芒一闪而过,语气极为骄纵肆意,根本不把人命当一回事。

功德印青衫烟雨小说 功德印最新章节阅读

本来被甩地上的女童身上突然爆发出一层灵光,竟是用微弱的灵气罩了一层防御结界,想要保护爷爷,结果这番动作还引得张家人哈哈大笑。

“炼气二层修为,还在我们面前班门弄斧呢……”

看到那群人即将动手,苏临安心知事情紧急,连忙说:“我知道一个剑招,杀伤力颇强,对灵气消耗也不大,叫摘叶飞花。”

她那时候在魔教里要什么有什么,功法秘籍数不胜数,一天没事就随手翻翻随便练练,也正是因为修为高深涉猎广泛,她爷爷修炼发疯,魔教倒下后她逃出去,被正道修士追杀她都还逍遥了那么多年,直到姜止卿重返人间,才终结了她的逍遥之路。

“也不难,我就看了个两三遍。”说完,苏临安手里又幻化了一柄剑。

她语速很快,讲了一下剑法要领,灵气如何在体内运转,然后又比划了一遍剑招,正要问看明白没,就见牧锦云已经飞蹿了出去……

他速度极快,眨眼跃至张重航背后,一剑斩向他的双腿。

剑光凌冽,气势汹汹,剑气犹如冰霜过境,让周围都充满寒意,苏临安发现,他剑气所过之地,地上草尖儿上都结了层冰渣。

没有什么防备的张重航虽然感觉到了身后一道劲风,但对方来得太快,他压根儿避之不及,紧接着便是双腿一阵剧痛,让他惨嚎出声,却没有鲜血涌出,已被寒气所冻住!

手中长棍刚刚抡起,就感觉心窝一凉,低头一看,就发现一截剑尖儿已经穿胸而过……

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当场陨落。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其余张家人都没反应过来,等看到张重航死亡倒地,他们才惊呼,“小心,保护小姐!”

被围在中间的张洛衣还不知道怕,柳眉倒竖,怒道:“大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话音落下,便见天上飘了雪花,树叶和繁花纷纷落下,在空中又结了霜。这等奇景让其他人感觉到惊奇,就连那张洛衣,也仰头,有些惊讶地看向天空,那双漂亮的眼眸里,还不曾见惊恐。

只是等到花瓣落到身上之时,才感觉到森冷的杀意,接触到的皮肤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紧接着,便有剑气钻入皮肤,渗透进经脉,将经脉寸寸绞碎……

“啊!”张洛衣惨叫一声之后,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和她的一众家仆,在顷刻间被冻成了冰雕。他们的脸上还是保持着死亡前的神情,个个面露惊恐,栩栩如生。

苏临安也是有些震惊,没想到这小子只有凝神初期的修为,却能把摘叶飞花施展出这么大的威力,他体内那寒气也太厉害了,不想什么冰系咒法啊,他的剑也不是寒霜剑?

转念一想,苏临安下意识地问:“这是你体内噬心蛊的寒毒?”噬心蛊这种蛊虫,一些变异的蛊虫还带有奇毒,多一些的是火毒,发作之时能把人烧得皮开肉绽,一种就是少见的寒毒,能把寒毒这样运用的,苏临安还第一次见,她有点儿佩服这小子了。

牧锦云不吭声,也不理睬那过来小心翼翼道谢的一老一少,只是用剑柄去敲那些冰雕,一敲,便直接一坨冰掉下来,那冰里还有人的肢体,看起来有点儿恶心。

老人家缩在一边,把女童牢牢护着,一动也不敢动了。

牧锦云翻出了张洛衣的储物法宝,又把其他人身上的东西都收刮干净,然后在张重航的口袋里找到了已经冻成冰的芙蓉蚕。

芙蓉蚕身上的寒气被他吸入体内,露出了蚕宝宝本身。

白得透明的一只蚕,却感觉不到多少灵气。

被藏在老人身后的女童哇的一声哭出来,“宝宝,宝宝死了。”

老人急得捂住她的嘴,说:“小婵,别哭。”

不知为何,苏临安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但她绕着这一老一少转了几圈也没看出什么不妥,便没多想,问:“现在怎么处理?”

牧锦云把自己剩下的那两颗灰扑扑的灵珠扔给了老人,转身,道:“下山。”

“这寒气能让她们死亡时间拖延两个时辰,金丹期以下的修士无法察觉。”牧锦云没回头,冷冰冰地道。

身后的老人也不是蠢的,听到这话后连连道谢,收拾了背篓就带着女童从小道下了山,而苏临安则检查了一下她功德印里的大树,她发现大树的树叶有一片上冒了一丝绿光,心情登时无比激动。

原来不用认主也可以攒功德。那好办多了,她可真不想跟这黑心眼儿的孩子建立什么元神联系。

下了山,牧锦云没把张家人的东西拿出来,连灵石都没拿出来用。他老老实实把采的灵草拿出去一部分卖到了镇上的药店,又去采购了苏临安说的那几样东西,前后不过花了半个时辰,接着便住进了街尾一个很一般的仙来客栈。

仙来客栈价格偏贵,店掌柜说话还鼻孔朝天,牧锦云也好脾气不跟人见识,还跟店小二打听了一下张家的位置。

那店小二本来一脸不耐烦地在前头引路,听到张家后便冷哼一声,斜睨牧锦云一眼,“我们清水镇张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个外来人打听我们张家是想干什么?”

“在下是藏剑山弟子,奉师门之命,前来拜访张家家主。”话音落下,那店小二就沉了脸,本来已经到了安排的房间,直接越过,说:“刚才我们看错了,这间房已经被预订,你跟我去另外一间。”

这家店是张家的产业,店小二算是张家的家仆,自然知道,从前的张家依附的是藏剑山。如今藏剑山三年不给灵珠,底下的仆人也不把藏剑山放在眼中,如今听闻藏剑山弟子亲自上门,还不给他个下马威。

店小二把牧锦云带到了破旧的尾房,吱呀一声推开门,冷哼道:“就是这里了。”

牧锦云微微皱眉,刚要开口,那店小二便大声骂道:“怎么?爱住不住!一颗下品灵珠,还想住什么好房间?”

牧锦云转身要走,说:“那我不住这里便是。”

店小二鼻孔朝天,“不住便滚,这灵珠,我们可是不退的。”

牧锦云脚步一顿。他脸色有些难看,微微咬了下唇,随后转身走进房间,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那店小二见状,得意一笑,转身离开时,还骂了一声,“嘁,穷鬼。”

牧锦云啪地一声关上门,原本脸上那饱含屈辱的表情瞬间消失,他顺手布了个简单的屏蔽阵法,接着用除尘诀把房间里的灰尘给清扫一遍,等做完这一切之后才放下包袱,说:“看够了?什么时候开始。”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