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画贺立川是什么小说-贺立川楚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楚画贺立川)最新章节阅读_精选哲理故事大全_短文网

短文网

爱情故事 感人故事 励志故事 哲理故事 经典故事

楚画贺立川是什么小说-贺立川楚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楚画贺立川)最新章节阅读

时间: 2024-06-08 16:21:24  作者: 短文网 
“那你说什么时候可以办?”楚画的身体往后靠,耐着性子跟他谈。
贺立川放下手机,优雅地喝粥吃小笼包,好像楚画没跟他说话似的。
“你是聋子吗,贺立川?”楚画敛着眉,下意识摸摸胀痛的腰,没等到他说话。另只手提着保温饭盒往门口去换鞋。
直到她出门,贺立川都没搭话。
不光聋他还是哑巴。
云水湾离青鸟不算远,平时楚画都是打车上班,偶尔下班时间充足会坐公交。
住别墅坐公交车确实挺混搭的。
以前沈秋澜给她安排过一个专职司机,楚画觉得不习惯就婉拒了。
上午坐了几个小时,从工作间出来,楚画觉得腰更难受,仰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何欢按时从食堂打完两份饭菜回来,往她面前一放,“画,食堂今天有大闸蟹,小贺总威武!”
说着她戴上一次性手套开始剥饭盒里的螃蟹,弄出块蟹黄喂楚画,“来,吃一口腰不疼腿不酸,一口气能爬八楼!”
楚画张开嘴巴含住蟹黄慢慢嚼,坐直身体从办公桌下面拿出保温饭盒打开,“你多吃点,争取跑过电梯。”
她胃口不好,加上腰疼,吃不动威武雄壮的大闸蟹,只想喝口汤吊命。
“没口福,蟹老板都归我咯!”何欢歪头看看楚画面前的保温饭盒,呵一声,“今儿是老鸭汤,你家阿姨一月挣多少钱?每天不重样的给你煲汤。”
楚画喝了口汤,觉得真不错,“不太清楚。”
家里这些事情都是贺立川处理,她从来没问过。
何欢看着明眸皓齿,肤若凝脂的楚画,好奇的不得了。
“画,你…老公当初是怎么娶到你的?不会真像外面传的那样,他救过你的命,还是你有把柄在他手里?”
不然怎么能娶到仙女?长得好看有才华,性格还好。
“你猜。”楚画敷衍一句,低头认真喝汤,再次给兰姐的手艺点赞。
何欢见她不想说就没好意思再问。
吃完饭,她去找了个热水袋给楚画敷腰,效果不错,下午她觉得腰好多了。
晚上回家没看到贺立川,楚画想了一下反正他不回来,还是睡回主卧的床,腰疼实在难受。
客房的床她也试过,也是不舒服。
重新躺回主卧的床,楚画觉得哪哪都舒坦,想着以后离婚肯定要搬出这里,总不能把床带走。
她爬起来下床,掀开被子到处找床的品牌logo。知道牌子就好办,可以再买一张。
可她找了很久都没发现商标,当时结婚搬进来就有,不知道当初购买单据上有没有。
楚画把卧室所有的灯都打开,每个抽屉柜子都找了一遍,没看到有家里任何家具的购买票据。
楚画回到床上用手一点点摸床的结构,发现它的设计很奇怪,她睡的这半边跟贺立川睡的那半边不一样。
一边是平的,一边是曲面的。
难道就是这个设计让她睡得很舒服?可又不知道是哪个牌子,又没有设计图纸,想再复制一个都不可能。
那晚贺立川没回来住,楚画在熟悉的大床上可算睡了个安稳觉。
虽然贺立川不回来,但早餐风格和味道,包括中午的汤都跟他在家时一样。
很丰盛!
后面的一周贺立川都没再回来过,楚画对此早就习惯成自tຊ然,只是着急他不露面怎么办离婚。
一旦心彻底死了,就会有种勇往直前的绝决,尽快离婚,摆脱过去的一切是楚画现在最大的诉求。
她从兰姐那里要来司机老周的手机号码,吃过晚饭回房间靠在床头拨了出去,单刀直入,“喂,老周,贺立川在哪儿?”
那边的老周显然没想到是楚画,愣了一会儿,“是少夫人啊,大少爷他……出差了。”
“什么时候回来?”楚画不多废话,只问关键问题。
老周憋了半天回了一句,“我不太清楚,要不你自己打电话给他?”
问了等于没问,楚画放弃,“挂了吧。”
“诶诶,少夫人早点休息!”老周可算等到这句话,光速挂断。
楚画看着手机屏幕,自己给贺立川打电话还用他说,打过几个他不接啊。
火星出差吗?接不了电话。
她试着点开贺立川的手机号码,再拨一次,还是冰冷客气的提示音无人接听。
第二天周末,一大早沈秋澜就让贺云庭的司机来接楚画。
贺家老宅,沈秋澜在大门口翘首以盼,看到楚画下车连忙迎了上去,“小画,是不是吵到你睡觉了?”
大周末的年轻人都喜欢睡个懒觉。要不是机会难得她也舍不得打扰楚画休息。
“妈,这么急着叫我回来,有事啊?”楚画挽着婆婆的手臂,帮她整理披肩。
沈秋澜穿着见月色旗袍,头发盘了起来,很优雅贵气。
她笑的时候眉间有几分贺立川的影子,“妈给你介绍个高人!”
“什么高人?”
楚画眨巴几下透亮的眼睛,目光看向前面的客厅。
确实看到有个穿道袍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正看着她们。
沈秋澜顺着她的视线,笑眯眯地跟她解释,“那是韬慧道长,云游经过云城,只在这儿待一天,妈托人费了很大劲才约到家里的。”
说话间已经到了客厅门口,楚画听的一头雾水,高人到家跟她有关?这名儿怎么听起来像和尚?
“妈,您的意思我没懂。”她看看里面正襟危坐仙风道骨的道长,小声问,“你要作法?”
普通人对道士的了解不就是作法驱邪。
沈秋澜神神秘秘地摇头,“一会儿你进去什么都别说,他很厉害的。”
“哦,我不说话。”楚画下意识抿紧嘴唇,跟着沈秋澜抬腿进客厅。
沈秋澜正要开口,对面的道长抬起右手阻止,顺势捋了下十来公分长的花白胡子,目光炯炯,看起来确实有点世外高人那味。
沈秋澜微笑着点头在一边坐下,楚画站在离道长两米的位置,跟他对视。被看的不太自然。
对方扶着胡须就那么一直盯着楚画,持续几分钟才开口,“姑娘请坐。”

友情提示: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小说这里都有哦!

>>>下载APP看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