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冼岚然(沦陷青山冼岚然)在哪免费看-小说(沦陷青山冼岚然)冼岚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精选唯美句子大全_短文网

短文网

名人句子 经典语录 哲理句子 唯美句子 伤感句子 爱情句子

冼岚然(沦陷青山冼岚然)在哪免费看-小说(沦陷青山冼岚然)冼岚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 2024-06-08 16:21:13  作者: 短文网 
  楚淮池靠在床头上,将床头灯开着,屋内朦胧昏暗。
  他紧锁着眉,低头看着手机。
  冼岚然绕过床沿,走到他旁边,蹲下来插充电头。
  两人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楚淮池关掉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又重新躺下。
  冼岚然原本没注意到他,不过他突然将手机关上,却有种欲盖弥彰的错觉。
  冼岚然扫过他一眼,突然站直问:“躲着什么呢?”
  楚淮池一听就来气,他阴阳怪气道:“我能藏什么?我又不像你。”
  “我怎么了?”冼岚然站着低头注视他。
  楚淮池拉过被子,直接转个身,不打算接她话。
  冼岚然:“……”
  “你记着你说的。”冼岚然威胁道。
  楚淮池顿时坐起来,他不可思议的问:“你是在威胁我吗?”
  冼岚然咬牙道:“过奖了。”
  或许是深夜,肾上腺素飙升,两人都不似平常的冷静,都是一点就炸的类型。
  “你凭什么威胁我!”
  “你有毛病吧!”冼岚然翻个白眼。
  “我有毛病?!”楚淮池不可置信。
  冼岚然觉得不太对劲,在他站起来那一瞬间,闻道一丝丝的酒气,看着他漂浮的眼神。
  冼岚然顿时直接发疯:“你是不是疯了,你酒味都没洗干净都敢睡我床。”
  “我就躺,我就睡。”楚淮池马上坐在床上,还继续躺下。
  冼岚然直接伸手去拽他,生气的喊:“下来,自己去沙发上。”
  即使冼岚然人很高,楚淮池也并不矮,两人之间还存在着身高差体重差异。
  她是一点都拉不起楚淮池。
  楚淮池反手抓住她的手腕,大力一拉,冼岚然重心不稳,直接倒在他身上。
  冼岚然嘶了一声,楚淮池身上很硬,硬的她撞上去有些疼。
  楚淮池反身就压在她身上,将埋进她的脖间,紧紧抱住,贪婪似的吸她身上的香味。
  靠近了楚淮池,那抹酒味却越来越淡,鼻间萦绕着楚淮池身上的味道,是家里的洗发水和沐浴露的味道,跟她身上一样。
  冼岚然还是火气很大,她用力推他,挣扎道:“松开,你是要压死我吗?”
  楚淮池酒量比她还差,没喝多少都能醉的疯疯癫癫,而且,醒酒的时间也慢。
  就比如现在,只要有酒意,他就疯疯癫癫的。
  冼岚然黑着脸,她问:“你是不是没回来多久?”
  楚淮池拱了拱她的脖颈,毛发扎的她很痒。
  她恶狠狠的骂:“谁让你去喝的酒,别让我碰见,不然把胃留下了再……唔。”
  楚淮池突然抬头,亲在她唇上。
  冼岚然脸侧开,她气急败坏,“喝醉了也想耍流氓是不是。”
  在床头灯的照射下,将彼此的五官都看的极其清楚,除了一双眼。
  楚淮池不似平常,白皙的皮肤上有一丝薄红,他面色有些委屈的问:“我不是可以亲你吗?你说的。”
  “现在不可以!”冼岚然纠正道。
  “我就要。”
  楚淮池低头吻住了她,长舌直驱而入。
  这次他极其温柔,除开压在身上的重量,他的动作都无比轻柔。
  冼岚然被吻的意乱情迷,嘴唇发肿,身体反应极其强烈。
  冼岚然主动勾着楚淮池的脖子,主动回吻对方。
  亲吻之间,两人逐渐坐起来,冼岚然跨坐在他的身上,身上裹着的浴巾掉落在腰间,白皙曼妙的身姿暴露在空气中。
  长发如同一件黑色的衬衣,贴在了胸前和后背,欲盖弥彰。
  ——
  冼岚然第二日被催命似的爬回了冼宅。
  她早上才睡,现在正午,她回了老宅眼睛都是虚晃的。
  她暗叹两声,觉得自己现在实在也太虚弱了些。
  冼岚然一进别墅就想不顾形象的躺在沙发上睡觉,但是楼下的沙发很多人坐,她心里有点小洁癖。
  所以,一进去就吩咐:“乐姨,你去花房里把我的那个躺椅拿出来一下。”
  “好的三小姐。”
  老爷子刚好从楼上下来,就看到冼岚然像没骨头似的窝在躺椅里面。
  管家过来说道:“三小姐,给您熬的鸽子汤,您现在就喝还是等一会?”
  “拿过来吧。”
  佣人端出来的时候也往楼上端了去。
  冼岚然喊了一声:“冼岚玥好像不能喝吧?”
  “三小姐,二小姐动了手术不能喝这个,但这个是给二太太的。”
  老爷子走到沙发边然后坐下,道:“你二婶被你气晕了,现在还在房间里挂吊瓶呢。”
  冼岚然没放心上,她躺在椅子上,笑了一声:“别把什么都加我脑袋上,本来就有毛病,跟我吵两句受不了,就说是我气晕的,我又不是她女儿。”
  说白了,冼岚然又不是傻子。
  老爷子看着她的动作,不满的训斥一声:“你坐没坐相,谁教你的?”
  “昨晚我打牌去了,睡的晚,我到现在都没睡醒呢。”
  冼岚然打了一个哈欠,困的睁不开眼睛。
  “少跟你那几个狐朋狗友待,成什么样子?”冼岚然一提起那几个人,老爷子就冷着脸教训。
  冼岚然全然不当一回事,老爷子的话是从右耳朵进左耳朵出,“那你们还要让林泫奕嫁过来。”
  “现在跟你说两句,你是tຊ什么态度?”
  冼岚然坐起身,缓缓道:“爷爷,你给我说这是我家,我现在在我自己家都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是我家吗?我只是太困了,我没说什么啊?”
  不知怎么的,老爷子就是越来越看冼岚然不顺眼了。
  老爷子气得呵呵两声。
  冼岚然也不想继续留在这儿了,她马上站起身。
  “爷爷,下午我不去公司,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你去下会棋,反正能叔会。”
  老爷子黑着脸,半句话都没说出来。
  随着老爷子上楼,管家在一旁劝道:“先生,现在的孩子都是这样,您不要拿我们那时候的眼光去看待一个女孩子。”
  老爷子看了他一眼,不满的说:“你总是帮她说话,你是被她策反了吗?”
  管家和他几十年的感情,也不只是仆人和先生的情感,更多的已经把彼此当做亲人了。
  管家深知他的脾气,立马服软道:“不敢不敢。”
  管家年轻的时候就跟着老爷子当秘书,临到退休了,他才到了冼宅做了管家,他是高材生,知识分子,接受事物很强,所以说对于冼岚然也是他身边长大的孩子,他自然是偏向。
  他也很清楚,其实老爷子这么多年也就实打实的养过冼岚然这一个孩子。
  就连他自己的儿子女儿,都鲜少陪伴。
  冼岚然刚出生没多久,他就养在了身边。
  虽然两人是爷孙俩,但更像是老来得子的关系。
  他对冼岚然,更像是父亲看待孩子的感觉。
  所以他总是觉得冼岚然叛逆,不听他的话。
  冼岚然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十二点二十,佣人准时来喊。
  等冼岚然下来,餐桌上也没人了。
  佣人道:“三小姐,老先生已经吃过了,并祝福您吃完之后去老宅找老先生。”
  “知道了。”冼岚然点头然后坐下。
  老宅是背靠后山的一栋古式四合院,石雕影壁,庄重严肃,但无人迹之气。
  这里承载了冼家几百年的春秋,等到冼岚然父亲这一辈,就已经搬进前面新修的别墅,这里的正房,改成祠堂,放置牌匾。
  所以一踏进去,就是阴凉之气。
  冼岚然按照规矩,进去点了香,朝着冼家祖宗鞠了三次躬,将香插至香炉。
  冼岚然转身就往东厢房去。
  屋子里安静至极,淡淡的凉意。
  这些年,这里面的家具早就被收拾的很干净,厢房里摆着屏风,屏风上面是一幅书法作品,她绕过屏风。
  屋子里只剩一个棋盘,两个座椅,旁边放置的茶桌。
  冼岚然在老爷子对面坐下,冼岚然低头看着棋盘。
  今天下围棋,老爷子年纪大了,就爱上这些东西。
  两人一言不发,冼岚然懂老爷子什么规矩,捡起白子在他落下后放下。
  冼岚然以前是不会下棋的,成年过后,才慢慢学会。

相关Tags:女孩

友情提示: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小说这里都有哦!

>>>下载APP看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