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长宴孟知溪全文+后续免费阅读_(谢长宴孟知溪全文+后续免费阅读无弹窗)谢长宴孟知溪最新章节列表(谢长宴孟知溪全文+后续)_精选经典美文大全_短文网

短文网

伤感美文 情感美文 励志美文 精选日志 经典美文 精选摘抄

谢长宴孟知溪全文+后续免费阅读_(谢长宴孟知溪全文+后续免费阅读无弹窗)谢长宴孟知溪最新章节列表(谢长宴孟知溪全文+后续)

时间: 2024-06-08 16:21:13  作者: 短文网 

孟知溪弯腰道,“民女惶恐,今日是特意来为大人量体裁衣的,绣坊还等着我回去赶工,实在不敢留下用餐。”

“我说的你能用,你便能用。”

谢长宴上前一步,笑着抽走她手里那张折好的白纸。

谢长宴孟知溪全文+后续免费阅读_(谢长宴孟知溪全文+后续免费阅读无弹窗)谢长宴孟知溪最新章节列表(谢长宴孟知溪全文+后续)

取开。

两行行书工整清晰,疏密得体。

字如其人,似乎也正合他的意。

谢长宴不吝赞誉,“字写的不错,干净利落。”

孟知溪谦虚道,“大人谬赞。”

下一秒,那张白纸被原样叠起来,却没还给她。

“一顿饭的时间,我暂时帮你保管,总不至于让你饿着肚子回去做绣工,传出去岂不是坏了我的名声?”

能为首辅大人做衣物,是整个绣坊无上的荣耀,谁敢坏他名声!

这个理由未免牵强,但纸条在他手中。

孟知溪只能赔笑跟着走。

心里,已经在暗暗抱怨了。

这些贵人们,只随着心性来,哪知道人间疾苦。

到时候完不成活计,倒霉的还是她。

谢长宴走了两步,看她把脑袋埋的很低。

脸上也全是不情不愿的样子。

不由停下,耐着性子哄道,“衣服我又不着急,不用你赶工。”

衣服只是个想见她由头,他也不缺这一身。

但听说她还要熬夜赶工,谢长宴顿时舍不得了。

孟知溪只能苦笑着谢恩,循规蹈矩的跟在谢长宴身后。

她步子小,走的慢,谢长宴就慢下来等她。

孟知溪哪敢和首辅大人并肩走,只能走的更慢。

一条不长的小道,硬生生的让两人走出了很长的感觉。

谢长宴只觉得和她相处轻松愉悦,巴不得这条小道修的再长一些。

孟知溪则是脑袋发懵,全程发愣。

不对劲!

虽然谢长宴言语温和,举止规矩。

可她和首辅大人是什么关系,别说之前的同桌吃饭,就是这样并肩而走,也是不合礼制的。

孟知溪脑子里不得不闪出一个最坏的想法。

那就是眼前的这位首辅大人,对她存了别的心思!

“怎么不吃?”

再回过神来,两人已经坐在餐桌前面了。

谢长宴主动给她夹菜,“这道蜜汁tຊ莲藕上次你用的最多,尝尝还是不是那个味道?”

孟知溪轻托着碗,不敢接。

谢长宴看她呆愣的模样,只觉得她娇软可人,忍不住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愣着干什么,快吃吧!”

孟知溪这才缩了缩,诚惶诚恐的谢了恩。

官场上的人,她也见过不少。

别看谢长宴一副言笑晏晏的模样,可他这样的人,实实在在是一只笑面虎。

若是待会她敢说一句拒绝的话,怕是下场就和刚刚那只猫一样。

让首辅大人闹了难堪,打断腿都是轻的,怕不是要连累孟家何家……

孟知溪味同嚼蜡,连谢长宴喊她都没听见。

“今日是怎么了,老是发呆,绣坊又有人为难你?”

他用了“又”这个字,说明之前绣坊的事,他都关注过。

加上卫绣娘受处置,罗姑姑态度忽然转变……

孟知溪只觉得自己此刻的脑子灵光的厉害。

“谢大人关心,绣坊一切都好,并没有人为难我。”

“那就好,你年少离家,京中又没有什么依靠,以后若是受了欺负,尽管派人来谢府找我。”

“或者想吃春州菜了,也尽管来,我让后厨给你准备。”

这一会儿,谢长宴已经给她夹了不少菜。

孟知溪眼前的小碗鼓的高高的,却不见她动。

这话是什么意思,孟知溪要是再听不出来,就真是没长脑子了。

此时此刻,她也只能暗自庆幸,面前这位对她体贴关怀的首辅大人,不是个猥琐肥胖的老男人。

要不然,她才真是欲哭无泪。

鼓起勇气,孟知溪开玩笑的问道,“大人不是春州人氏,却时常提起春州,是喜欢春州城,还是喜欢春州人?”

定是他年少游历时,在春州有什么念念不忘之人。

孟知溪心存侥幸,只当自己是无意间做了别人的替身。

今天,谢长宴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

若她还不表现出拒绝的意思,怕是对方会默认她对他也有好感。

以后,闹出笑话,才真要吃不了兜着走。

见她这样问,谢长宴也放下筷子,认认真真的答道,“都喜欢。”

“不过是见了孟姑娘之后才开始喜欢的,春州真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养出来的人也灵秀动人。”

孟知溪错愕抬头,佯装没听明白。

“是吗,那下次我和未婚夫回家探亲的时候就帮大人寻觅寻觅,春州的年轻姑娘很多,想必一定有合大人眼缘的。”

这下轮到谢长宴愣了两秒。

他蹙着眉,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你定亲了?”

第8章 鸿胪寺少卿能力如何

孟知溪笑了笑,脸上还浮起一抹羞涩的淡红,“是啊,我的未婚夫是鸿胪寺少卿何青枫,这次入京,也是家里同意,让我随他来京中提前适应。”

说到此处,谢长宴的脸色已经黑了。

要不是墨竹没在现场,定要被他拉过来当场质问。

不是之前还自作聪明去查了孟知溪的家世。

这就是他办的事!

孟知溪可不管这些,这一段时间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这位首辅大人好一顿关照。

以后她的日子好不好过还不一定。

现在有机会自然要给他上上眼药,看他还不收了心思!

“同朝为官,以后青枫哥哥的仕途,还望大人指点一二。”

孟知溪举杯。

这下换谢长宴食之乏味了。

他根本没有举杯,阴沉着脸,手里的一盏茶一口闷下。

上好碧螺春,此刻却苦涩的难以下咽。

何青枫是谁?

他没有什么印象,但提起刚刚上任的鸿胪寺少卿。

谢长宴倒是有所耳闻。

罢了!

男女之事,他一向不太热络。

最近对她一再追求,已是破例。

既然她已定亲,谢长宴自然没有强人所难,拆散别人姻缘的打算。

一顿饭用完,谢长宴没有和之前一样聊些其他的话题。

孟知溪也乐的安静,规规矩矩的用完饭,道谢离开。

虽然拿不准这位谢大人的心思,但不管他有什么想法,到今天为止,应该都打住了吧!

青灰色的马车从谢府离开。

谢府。

墨竹站在桌前,胆战心惊。

大人把他叫回来,却一言不发,究竟是什么事?

他瞥了一眼桌上未用完的菜,暗思是不是大厨改的味道不对那位孟姑娘的口味。

一个春州来的小绣娘,大人最近为她花费的心思确实不少。

约莫过了片刻。

谢长宴终于起身。

大手一挥让人撤了宴席。

“墨竹,办事不利,自己去领二十鞭子。”

啥!

为啥大厨没做好让他挨打!

上次那十鞭子,委实还没好。

墨竹拱手,抬头惨叫了一声“大人……”

月白色的袍子,拂袖而去,没有任何犹豫。

到了晚上,墨竹才拉住送药的李管家讨教。

“既然你没说错什么话,做错什么事,那今日大人都干了什么,见了什么人,你好好想想,这口气总归有个出处!”

大人没干什么啊,上朝、改公文、量了衣服,还和孟姑娘一起去用了春州菜……

对,就是这个孟姑娘!

大人近日用了这么多心思,可她竟然不为所动,一定是酝酿了更大的阴谋。

查,必须要好好的查查!

去春州,快马三日来回。

这一查不要紧,墨竹不敢吱声了。

“一个边陲小国,谁给它的机会在我平景国面前耀武扬威的,礼部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一个折子从厅堂之上甩出来。

“啪”的一声砸在墨竹脚下。

前面跪着的礼部众臣不敢动,墨竹更不敢动。

大人最近的火气是有点旺,也不知道他手里这盏败火茶,顶不顶用?

默默放下茶盏,墨竹退回到柱子旁。

“这次规办外宾由谁负责,一律停职查办!”

若是放在之前,首辅大人是不会管这些杂事的。

近日,许是谁惹首辅大人不快了吧!

礼部三位大人面面相觑,最终,左边的红色瘦官袍跪前一步解释。

此事是归他们鸿胪寺,但也不是他亲手操办的。

怎么就如此倒霉,撞在了枪口上。

他擦了擦汗,喃喃开口。

“回大人,此次接待外宾,是由新任鸿胪寺左少卿何青枫督办,我回去立刻让他停职查办,以观后效。”

鸿胪寺少卿何青枫。

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

退在一旁的墨竹猛然抬头,暗叫不好。

果然,谢长宴端起茶盏的手顿住。

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

他冷笑一声,问道:“这位新任的鸿胪寺少卿平日能力如何?”

自然是不及大人万分之一!

墨竹在心暗自答道,随后把视线放在地上的鸿胪寺卿身上。

这道题,希望他别答错!

可惜,鸿胪寺卿低头顺目,看不到墨竹的提示。

他心道,新任的鸿胪寺少卿何青枫自然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才刚刚上任半月有余,就帮他梳理了不少难办的旧制旧礼。

要不然他也不放心把这礼待外宾之事全权交给他不是!

最关键的是,听说副都御史张大人家的嫡女对何少卿多有青睐。

这亲事要是成了,那何青枫还不就是首辅大人的表妹夫。

这样的关系,他现下自然不能说错话。

“何少卿年纪轻轻,政绩斐然,若能加以培养,前途不可限量。

此次外宾接待是我们鸿胪寺没有考虑周全,出现疏漏,理应全体责改。”

鸿胪寺卿的一番话,既夸了何青枫,又换了说法为他求情,不至于让大家的脸面掉在地上。

他心想,这下,首辅大人该满意了吧!

至少,能记他一个人情!

全场静默。

墨竹步子向后退了半分,不敢弄出半点动静。

二十鞭子啊,他躺了整整五天!

眼角瞥了一眼左侧瘦弱无骨的鸿胪寺卿。

墨竹只觉得他这副又瘦又老的身板连十鞭子都挺

友情提示: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小说这里都有哦!

>>>下载APP看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