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闪婚后,医学大佬诱哄撩娇搂腰宠贺嵘苏梦渔正版美文欣赏贺嵘苏梦渔小说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_精选人生哲理大全_短文网

短文网

原创美文 原创小说 原创故事 人生哲理 人生格言

闪婚后,医学大佬诱哄撩娇搂腰宠贺嵘苏梦渔正版美文欣赏贺嵘苏梦渔小说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间: 2024-06-08 16:21:09  作者: 短文网 
  男人声音低沉而有力,苏梦渔微微一愣,不小心漏了踪迹。
  两人转头看她,苏梦渔尴尬了一下,旋即找到理由,礼貌道:“老师,我想问问我休息了五天还需要补回来吗?”
  护士长听见苏梦渔的话,知道她是谁,和蔼道:“不用补回来。”
  苏梦渔立即笑了一下,甜甜道:“好,谢谢老师,那我先去干活了。”
  走之前,苏梦渔朝贺嵘眨眨眼,贺嵘不自主地笑了一下。
  “梦渔这孩子踏实肯干。”护士长观察起两人神色,隐约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了然道:“我tຊ听说护理部好像有留她下来的打算。”
  恐怕苏梦渔本人不太情愿。
  贺嵘道:“还是要听听她自己的想法。”
  他查完房,起身去了胃肠一区。
  一区的陈主任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见到贺嵘时有些讶异,却还是示意他坐下来。
  陈主任全名陈智鹏,五十岁左右,身材有些矮小,头发稀疏却梳得整整齐齐。
  他穿着白大褂,领带打得利落,总是面带着微笑。
  看上去十分和蔼,相处久了,又容易让人感觉到不自在。
  时隔许久,两人难得心平气和坐下来谈话。
  “好久没见到你了,楼上二区怎么样?”陈智鹏早已猜测到贺嵘突然到访为了什么,却没直接开口,温和地问起了他的近况。
  贺嵘看着他身后那片红艳艳的锦旗,一片一片看过去,最后落在了面前人身上。
  贺嵘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谢谢主任关心,一切都还行。”
  他刚进医院便跟着陈智鹏做事,如今陈智鹏年纪渐长,手底下带过的医生也越来越多。
  最为出色的便是贺嵘。
  医生都得临床科研两手抓,但很少有人像贺嵘这样,短短几年便成立起自己的团队,甚至培养出了许多优秀的学生。
  众人恭维地奉承他带出贺嵘这么一个好医生。
  但到底是不是真心为贺嵘感到自豪开心,恐怕贺嵘和他都清楚。
  “上周好像二区有个病人和护士闹起来,听说你受伤了?”陈智鹏给他倒了一杯热茶,“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贺嵘态度并不热络,淡声道:“皮外伤。”
  “现在有些家属啊,就是冲动。”陈智鹏呵呵笑了。“咱们也是,说话都得斟酌许久,生怕一不小心就惹怒了人家。”
  陈智鹏语气平淡,说的是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贺嵘隐隐听出其他意思。
  贺嵘没耐心和他周旋,挑眉直接道:“主任,我听说一区收了一位叫王大志的患者。”
  “王大志……”陈智鹏嘴里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哦,他呀,你手底下的老病号?”
  他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询问:“最近好像来医院复查了,没去二区找你,怎么跑到一区来了。”
  陈智鹏一顿,缓缓道:“别是听了一些传言吧?”
  贺嵘漫不经心地戳穿陈智鹏拙劣的表演:“是吗?”
  他道:“病人选择我院就诊,自然是希望能够有一个良好的就诊环境。”
  “主任瞒着病人一声不吭把人收入院,似乎不太妥吧。”
  贺嵘语气沉稳,容不得半点辩驳。
  在他的威压之下,陈智鹏已经不自觉开始冒汗。
  他最讨厌被晚辈压一头的感觉。
  他已然没有刚才那副好说话的样子,冷声问道:“你说什么?”
  贺嵘道:“您自然清楚。”
  两人无声对视中,陈智鹏率先败下阵来。
  “我也听说了,这事确实是我手底下医生干得不厚道。”陈智鹏道,“不过都是同事,为了一个病人争得头破血流,让其他科室听了,恐怕不太妥当吧?”
  贺嵘意有所指,轻笑道:“我还以为您会顾及着面子呢。”
  陈智鹏悄声擦了一下汗水,清清嗓子道:“算了,就是一个来复查的病人,你和他联系一下,我待会儿叫护士给他办理转科。”
  “只是贺医生,其他事情上我可就没办法这么让着你了。”
  贺嵘勾唇笑了笑。
  又在此处喝了几杯茶,贺嵘准备起身离开时,陈智鹏突然问道:“我听说前几天你是为了救一个实习护士才受伤?”
  贺嵘淡道:“嗯,是家里一个晚辈。”
  “挺好。”陈智鹏道,“培养一个医护世家也不错,那孩子在你的帮助下事业也能够风生水起了。”
  他并不清楚贺嵘家庭情况,只以为贺嵘不过想慢慢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
  贺嵘:“帮助谈不上。”
  陈智鹏自然是不信他的话,笑道:“你这就谦虚了。不过……我听说那孩子最后一个科室会轮到胃肠一区。”
  贺嵘蓦然抬眼。
  陈智鹏扬了扬眉:“我可插手不了她们护士……既然你认识,我会好好关照她的。”
  ……
  之后一周,苏梦渔上下班才能见到贺嵘的身影。
  “贺医生风风火火杀下楼把病人抢回来”的传言已经在实习生群体里传遍了,对苏梦渔生活倒是没什么影响。
  掰着手指算一下,胃肠二区的实习也差不多快结束了。
  时间过好快啊。
  “今晚去我那?”
  贺嵘坐进车里,直接问道。
  苏梦渔正在系安全带,差点夹到自己的手,她又嗔又怨地瞪了贺嵘一眼,才道:“不去。”
  去贺嵘家里,不就是我睡他,他睡我。
  不过确实也有段时间没开荤了,苏梦渔补了一句:“等校庆过后再说吧,我最近正忙着呢。”
  她掰着手指计算:“要写护理查房,又要准备出科考,还要写好校庆上的致辞交给姜院长审核……”
  愁得她头都快秃了。
  此时让苏梦渔多注意休息也没有办法。
  贺嵘看着她,蛊惑道:“致辞我帮你写?”
  苏梦渔嫌弃道:“你能行吗?”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身旁这位贺医生,在学生时代可是经常作为代表上台致辞的。
  想到这儿,苏梦渔气势弱了几分,询问:“你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贺嵘挑眉回道:“怎么不行。”
  他开车把苏梦渔送回家中,快下车时,忽然揽住了她的腰身,安静地接了个吻。
  两人上班都很忙,这种难得温存的时间倒让苏梦渔略微有些心软。
  直到对面车辆驶来,车灯扫过,贺嵘才轻轻放开她的唇。
  他捧住苏梦渔的脸,伸出拇指擦了擦她湿润的嘴唇。
  苏梦渔扯着贺嵘的领带,喘着气道:“不再多亲一会儿?”
  女孩一受到刺激眼角就红了,整个人都软在了贺嵘怀里。
  “算了。”贺嵘笑了笑,“再这样下去,一冲动我可就要辞职了。”
  他叹道:“不然这以后可没办法陪老婆吃晚饭。”
  “谁是你老婆了?”苏梦渔笑道,又亲了亲贺嵘鼻尖,“你,我,现在最普通的床伴关系,恋爱都没谈。”
  “还是床伴关系?”贺嵘垂眸问道。
  苏梦渔点头。
  贺嵘道:“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我再努努力,看你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
  苏梦渔倒是被他哄得开心了。
  至于这时候的甜言蜜语,听着心情舒畅就算了,还真不能当真。
  贺嵘在这行上辛苦奋斗这么多年,治病救人又搞科研,带领团队发表好几篇SCI。
  如果因为那轻飘飘“陪老婆吃饭”而辞了职,苏梦渔估计会被各种人扒下来一层皮。
  她笑容顿了顿,又抬头看男人认真的神情。
  em……贺嵘应该不会这么恋爱脑吧?

友情提示: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小说这里都有哦!

>>>下载APP看全文<<<

猜你喜欢